当前位置: 首页 > >

孝亲(转载)

发布时间:

  这是发生在山东省枣庄市山亭区徐庄镇一个村庄的真实故事。 “噢……咳咳……”,1月15日,晚饭的时候,徐庄镇机关干部尹彦文和家人在一起吃饭,他的父亲突然咳嗽起来,他放下饭碗,转过脸去,用手捂住嘴,沉闷地干咳了几声,有些不好意思地对儿子和儿媳说:“你看,我吃饭吃呛了。”然后,他起身拿了衣服回村子里的老宅院休息。 尹彦文的妻子借债办了一个养猪场,白天,父亲帮着他们拌料、喂猪,帮着干些零零碎碎的杂活。晚上,爷几个在养猪场里吃完饭,再回家睡觉。吃过饭后,鲁南地区下起了2004年的第一场雪,尹老汉 “咯吱咯吱”地踩着雪回去了。 半夜里,尹彦文的妻子告诉丈夫:“哎,咱爹咳嗽好几天了,不是吃饭吃呛了,怕是有其他的病吧。” 尹彦文说:“是他的气管炎的老毛病又犯了?”这尹彦文时,起身穿了衣服,蹬上鞋,又随手拿了大衣披在身上,媳妇问他:“这么晚了,你要到哪里去?” 尹彦文说:“你自个先睡,我去村里看看咱爹。” 外面的风很大,尹彦文把手插进大衣筒里,跺了跺脚,向村子里走去。 一路上,尹彦文在想,母亲去世后,父亲就一直住在村子深处的那座房子里。含辛茹苦地把他拉扯成人,现在自己争气,媳妇也很能干,日子一天比一天好,父亲应该很满足了。 尹彦文走到房子前面的那棵老槐树下,就听见父亲剧烈的咳嗽声。咳嗽了一会儿后就渐渐*较⒘耍袷撬帕恕R逦南肱惆楦盖状粢换幔障虢忻牛峙鲁承蚜烁盖祝貌蝗菀椎厮霭采酰筒淮蛉潘恕 尹彦文决定在门口站一会儿。尹彦文想起母亲刚去世的时候,有人给父亲介绍了一个对象,父亲看着两个孩子,叹了一口气:“还是我一个人拉扯他们吧!”一晃几十年过去了,姐姐出嫁了,自己也结了婚,老父亲倒只剩下一个人了。那年快过年了,人家都准备着年货,还要预备一些油炸食品。父亲外出打工没有回来,他和姐姐就在村口等。一天,父亲披着一身雪花回来的时候,看见两个孩子呆在大树下,他的眼泪一下子掉了下来。别人家油炸年货,父亲不会做,盐粒没有化开,菜刚放到锅里,就啪啪地乱响,溅起大片片的油花,炸的菜半生不熟。父亲怕浪费,都吃了,结果加上风寒,落下了气管炎的毛病,这几年倒是不犯了。 自从办了养猪场,他又跟着自己整天忙活,却又经常瞒着病情,怕自己为他操心。 想到这里,尹彦文不忍打扰父亲,就站在门口听父亲睡觉。这是发生在山东省枣庄市山亭区徐庄镇一个村庄的真实故事。 “噢……咳咳……”,1月15日,晚饭的时候,徐庄镇机关干部尹彦文和家人在一起吃饭,他的父亲突然咳嗽起来,他放下饭碗,转过脸去,用手捂住嘴,沉闷地干咳了几声,有些不好意思地对儿子和儿媳说:“你看,我吃饭吃呛了。”然后,他起身拿了衣服回村子里的老宅院休息。 尹彦文的妻子借债办了一个养猪场,白天,父亲帮着他们拌料、喂猪,帮着干些零零碎碎的杂活。晚上,爷几个在养猪场里吃完饭,再回家睡觉。吃过饭后,鲁南地区下起了2004年的第一场雪,尹老汉 “咯吱咯吱”地踩着雪回去了。 半夜里,尹彦文的妻子告诉丈夫:“哎,咱爹咳嗽好几天了,不是吃饭吃呛了,怕是有其他的病吧。” 尹彦文说:“是他的气管炎的老毛病又犯了?”这尹彦文时,起身穿了衣服,蹬上鞋,又随手拿了大衣披在身上,媳妇问他:“这么晚了,你要到哪里去?” 尹彦文说:“你自个先睡,我去村里看看咱爹。” 外面的风很大,尹彦文把手插进大衣筒里,跺了跺脚,向村子里走去。 一路上,尹彦文在想,母亲去世后,父亲就一直住在村子深处的那座房子里。含辛茹苦地把他拉扯成人,现在自己争气,媳妇也很能干,日子一天比一天好,父亲应该很满足了。 尹彦文走到房子前面的那棵老槐树下,就听见父亲剧烈的咳嗽声。咳嗽了一会儿后就渐渐*较⒘耍袷撬帕恕R逦南肱惆楦盖状粢换幔障虢忻牛峙鲁承蚜烁盖祝貌蝗菀椎厮霭采酰筒淮蛉潘恕 尹彦文决定在门口站一会儿。尹彦文想起母亲刚去世的时候,有人给父亲介绍了一个对象,父亲看着两个孩子,叹了一口气:“还是我一个人拉扯他们吧!”一晃几十年过去了,姐姐出嫁了,自己也结了婚,老父亲倒只剩下一个人了。那年快过年了,人家都准备着年货,还要预备一些油炸食品。父亲外出打工没有回来,他和姐姐就在村口等。一天,父亲披着一身雪花回来的时候,看见两个孩子呆在大树下,他的眼泪一下子掉了下来。别人家油炸年货,父亲不会做,盐粒没有化开,菜刚放到锅里,就啪啪地乱响,溅起大片片的油花,炸的菜半生不熟。父亲怕浪费,都吃了,结果加上风寒,落下了气管炎的毛病,这几年倒是不犯了。 自从办了养猪场,他又跟着自己整天忙活,却又经常瞒着病情,怕自己为他操心。 想到这里,尹彦文不忍打扰父亲,就站在门口听父亲睡觉。过了一会儿,父亲又咳嗽起来,不知怎的,一阵比一阵厉害。那一声声的咳嗽像是锤子敲打在儿子的心上:“一、二、三……” 尹彦文在心里默数着。 咳嗽了一阵,父亲才好一些,尹彦文的心也稍稍安宁一些。不一会,父亲的咳嗽声再度响起,“五十、五十一、五十三……” 尹彦文数着的时候,眼泪不由自主地流了下来。他的脚冻木了,就在雪地里轻轻地走一走。当他数到第一百九十声的时候,不知不觉天快亮了。不一会儿,父亲起床了,尹彦文推开了门,问父亲:“爹,您一夜睡得还好吧?”父亲笑了笑说:“好,我一觉睡到大天亮。你怎么这么早就来了?” 尹彦文的眼泪再也忍不住了。他对父亲说:“爹,今天咱什么都不干,我陪您去县人民医院看病。” 尹彦文含泪给我们讲完这个故事,他说:“自己孝敬父母的永远没有父母给予自己的多!临*年关了,必须多关注老人的生活。多陪老人坐坐。别让老人孤孤单单的过年!。不一会儿,父亲起床了,尹彦文推开了门,问父亲:“爹,您一夜睡得还好吧?”父亲笑了笑说:“好,我一觉睡到大天亮。你怎么这么早就来了?” 尹彦文的眼泪再也忍不住了。他对父亲说:“爹,今天咱什么都不干,我陪您去县人民医院看病。” 尹彦文含泪给我们讲完这个故事,他说:“自己孝敬父母的永远没有父母给予自己的多!临*年关了,必须多关注老人的生活。多陪老人坐坐。别让老人孤孤单单的过年!



友情链接: